第013章 不是红缨枪-逍遥渔夫 365bet投注网站_365bet充值_365bet备用网址一

逍遥渔夫

第013章 不是红缨枪

醛石2017-12-2 22:17:32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贝海一直睡到了大天亮,醒来打理了一下自己直接坐到了电脑前面,搜了一下明珠古玩市场,一点回车之后,东台路的名字就跳了出来。找到了地方,贝海直接告别的杜合跳上了Q5杀将而去。

  到了古玩街找了个停车位停下了车子,贝海开始手插口袋慢慢的进行逛街之旅起来。

  整条街上也不见有多少人,给人的感觉是店员都比街上的行人都多,而且不少的店员还一付懒洋洋的,不是坐在口门嗑瓜子就是凑在一起聊天什么的,偶而其中有这么一两个人看到贝海,直接就把目光移到了别处,觉得贝海这身打扮也不是能玩的起古玩的。

  这些人的眼睛毒着呢,把贝海口袋看了个八九不离十!转了好几家铺面儿,都没人出声招呼贝海。

  转了小半条街,贝海这才踏进了一家店。

  “您这是想看什么?我们这里货挺全的,而且全都保准是真货”看着贝海进来,一个四十岁出头的男人立刻脸上挂起了笑容和贝活打着招呼。

  “你们这里收东西不?我有几个小元宝?”说完贝海就把一个元宝托在了手上。

  面前的男人拿起来看了几眼之后说道:“要是当金子你愿出手我就收着,当古玩这东西不行!这东西就是俗称的金裸子,除了是金子的就没什么价值”。

  “哦!”贝海听了以后拿出了手机,把红缨枪的图调了出来:“那您看看这个”。

  “这东西我们不收!”男人仔细的看了一眼贝海手机上的图,立刻摇着头说道。

  听人家这么说贝海只得笑着说了一声抱欠,转身出了店铺。

  又进了两家之后,得到了差不多的回答贝海就有点儿泄气了,准备到下一家还是这样的说法就把手中的金元宝出手,至于红缨枪没人要就放着吧。

  想着出手贝海自然的就找了一家看起来门面很大的店。

  进去一说,金元宝都是差不多的回答,就是当成金子收。不过这家店的店员对贝海照片上的红缨枪很有兴趣,看了快五分钟。

  “您能等一等么?我去给坐堂的老师傅递个消息!”三十多岁的店员把手机还给了贝海,面带微笑的说道。

  “行啊!”贝海点头就答应了下来。

  “那您稍等”店员伸手示意贝海坐下来,然后自己转身就去了后堂,这位走了没一分钟,一个托着茶盘的小姑娘就走出来,给贝海上了杯茶。

  贝海道了声谢,也没喝茶就这和坐着四下里打量着店。这店能用四个字形容,古色古香!除了这个以贝海的见识也看不出什么好孬来。

  “久等了,贝先生!这是我们傅师傅”店员很快的就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位六十多岁脑门顶上的头发己经下岗的老头,下巴留着花白的胡子,白色的对襟短衫和宽松的裤子,看起来很有几分大师风彩。

  贝海冲着老师傅笑了一下:“傅师傅您好!”说完就把手中的图片递了过去。

  老头儿接了过来,戴上了胸前的眼镜,拿着手机仔细的看了起来,开始的神色还带着点儿淡然,不过两三分钟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又仔细的看了看贝海拍的几个细部,这才对着贝海问道。

  “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东西?”。

  “您说这红缨枪啊?”贝海说道

  听说红缨枪,傅老头不可查觉的皱了下眉头不过很快的又恢复了过来。

  “也算是家传的吧”贝海胡扯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要是说自己从道观旧址里得来的,万一说是国家文物怎么办,自己是交还是不交?

  “你打算什么价出手?”傅老头对着贝海问了一句。

  贝海一听这是有人要了?琢磨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看价格合适就出手”。价格多少是合适呢?贝海没说,现在要是说昨天的五六千,贝海心里觉得这价格现在来看是不合时宜的。

  傅老头听了贝海的话笑了笑,伸出了一根手指:“小伙子,这东西叫做马槊,不是红缨枪!你要是想出手的话,可以把这根马槊带来,要是我真的没看走眼的话,我给你这个数!”说完伸出了一根手指。

  听说这东西叫做马槊,贝海想着该是骑马使的东西,反正也不是自己能弄明白的,还是关注价格吧。

  “一万块?”贝海张口问了一句。

  “嗯!这东西收的人少,虽说你这杆槊保存的品相很好,也就是这个价”傅老头对着贝海淡然的说道。

  嘴上这么说,傅老头的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别看老头一脸的淡然,可是这小心儿己经跳的扑腾扑腾的了。

  一杆宋代的马槊,而且保存的相当完好,按着比例来看,光是这槊首长就快有八十公分了,而且槊首的下半部还有一圈儿配重钉,打造的相当有水准,一看就是出自大匠之手。最关健的是槊首两边一边有个字:云中嗣长,另一边有个折字。这就是表明了槊主的身份。

  在古代能用的起马槊的那都不是一般人,这东西光是造就要花上整整三年,而且还只有一半不到的成功率卡着,拿着这东西的不是将门世家子弟,就是军中豪客,小门小户的根本就玩不起这东西。

  而且傅老头一看之下就己经料定,这柄槊的主人出自宋代的折家,评书演义中牛之特牛的杨家将在史书上记载的反而不多,多的是折家和种家这两大将门世家。而折家就在云中,正好印证了云中这两字,那么嗣长应该是槊主的字。

  虽说傅老头不知道这柄槊的主人到底是折家的哪个将领,不过老头己经可以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说这柄槊是真品了,贝海拍照技术是不怎么样,可是该有细节却是一目了然,并且还没有专业摄影的花哨。这点儿眼万劲儿老头子自认还是有的。

  当然了一万块是太少,就算是把玩兵器的人少,不过一柄宋槊至少也要上个二三十万。遇到有心的主儿,上百万也不是不可以的,收藏收藏就是看的你这份喜好!喜欢的东西就值这个价,实在不喜欢这东西对你也就分文不值了。

  傅老头之所以给出了一万块,那是因为贝海直接这么跳到了店里而且还一付欠宰的雏儿样,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至于前面提醒贝海,那只不过是为了博好感,让自己看起来挺实诚的,其实呢奸诈着呢。

  要说一万块是超过了贝海的心里预期,不过这有人买,而且还是什么马槊,贝海的心里又有点儿舍不得了。这就和娃多吃饭香一个道理,一个东西有人要那就是好东西!一个好东西换一万块似乎有点儿过意不去啊,贝海心里又开始有点儿犹豫了。

  “那我再考虑都虑!”贝海对着傅老头说道。

  傅老头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兵器这东西要的人少,你要是自己喜欢留着收藏也可以,要是想出手的话,价格还能涨一点儿,不过也就是长个一两千,多了我们就是收了也没地儿卖去”。

  说完老头子就施施然的走了,不过走之前还给同来的店员一个眼色。

  “如果您想出手的话,那就拿过来咱们当面谈谈”店员看着贝海要走,脸上挂着笑递过来的名片,然后也要了贝海的电话号码,并且把贝海送到了门外。直到看着贝海走了十来米远,这才转身回了店里,礼数非常的周到。

  出了门走了一圈儿,贝海才想起来自己手头的小元宝还没换呢,又逛了两家当成金子换了两万多近三万块,这才转回杜合那里。

  “您老看什么时候打电话?”店员一回去就到了后堂,傅老头的房间里。

  傅老头躺在摇椅上把手中的书册放到了茶几上,抓起了紫沙壶吸了一口:“等一周后再打吧,打的早了让这小子以为我们心急!没想到一个穿的跟要饭似的小子,手里还能有折可存的马槊,也不知道怎么保存下来的,真是不可思议”。

  “时间上会不会有点儿太晚了?”店员又问了一句:“您真是好眼力,这就确定儿了!”。

  “你看那小子的穿着打扮,衣服也就是几十块钱的地摊货,一看生活就不怎么富裕的。说不准就是急等着用钱的,运气再好一点儿最多一万三就能拿下这东西了!一万块在这些人的眼中真是不少了”傅老头眯着眼睛又晃了一下摇椅:“年青人要学会沉的住气!”。

  店员抓了下脑袋说道:“我这不是怕他去了别家么!”。

  傅老头听了也不回答,就这么直接闭起了眼,伸着枯干的老手在自己的膝盖上打起了拍子。

  老头子没有想到,眼中的土鳖现在己经不属于国产鳖了,现在是美国土鳖,而且还是一个明天晚上七点就坐灰机灰美国的土鳖,老头的算盘注定要落空了。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