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天罚?-逍遥渔夫 365bet投注网站_365bet充值_365bet备用网址一

逍遥渔夫

第272章 天罚?

醛石2017-12-2 22:25:21Ctrl+D 收藏本站



  钟的形制不是太大样子看起来这是以前老式船上的钟,不过呢以前老式的木船上的钟一般来说都是青铜的,而这一只钟有点儿太小了而且材质也是银质的,高不过就是二十公分左右,下口的直径大约也就是十公分,挂在船上跟本不可能,以贝海看来估计是摆件之类的东西。

  贝海看了一会儿之后就顺手把盒子放进了空间里,然后提着钟进了船桥放到了灯下仔细的看了起来。

  船钟这在以前是有讲究的,对于一艘船来说船钟就像是个身份证明,一般来说船钟在铸造的时候会在钟的表面上刻上船名还有铸造的日期,也就是说通过船钟就可以找出这是哪一艘船,建造于什么时候。

  当到了船桥的贝海仔细的看到了钟上的铭文,可惜的是贝海并不完全明白,因为字母上面还时不时的有点儿像是拼音里的声调,估计大约是法文什么的。

  不过当贝海翻开了钟向着里面看的时候不由的就皱起了眉头来,虽然不知道以前都式的欧洲钟之间敲钟的东要叫什么,不过这银钟的主人却是挺有趣的,弄了一块蓝色形不规则的磨沙玻璃当敲钟的锤子,这磨砂玻璃也不是很大,也就是五六公分的直径。

  整个捞上来的这破钟,贝海就只认识年份这四个阿接伯字母,上面写着1714年的字样。贝海从这点儿推断这个什么鸟名字的船不是法国的就是欧洲自己不认识的什么国家的,反正大体上以法国为最,别看英语现在横行霸道的其实在欧洲的历史上法语才是通用的贵族语言,英国人发迹了之后还有美国崛起才有了今日英语通行世界的地位。

  反正是值夜班,贝海这里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就直接登上了网搜索了一下考古的方面的坛子或者是聊天室之类的,然后就用手机把钟上的文字拍了一下,直接传到了网上去。接下来就是等着回复。

  干考古的人或者说是考古爱好者们或许都是夜猫子,贝海这东西发到了网上还没有五分钟就有人给予了回复。不光是回复了而且还很快有人在下面说出这艘船的俱体详细的信息,不由的让贝海有点儿惊诧不己了。

  就像是贝海猜到的那样钟上的字是法语,这艘船的名字叫橄榄枝号,但是他并不是一艘法国船,而是一艘英国商船而且还是一艘现在看来臭名昭着的运奴船,不过在当时来说贩运黑奴可以说一门再‘正当’不过的商业行当,不光是英国人在干几乎西欧所有的强权国家都在干这个事情。

  让贝海诧异的不是说运奴船的问题,而是1713年的东西,自己在论坛里发了一下,很快就有人能查到资料,然后大致的说出这一艘船是干什么的,而且是哪国的国籍!本着不耻下问的原则,贝海对着这一帮子考古的货问出了这个问题。

  然后看着下面的回答就有点儿对于洋鬼子保存资料的爱好有点儿敬佩了起来,这东西保存的有点儿太详细了一点儿,一艘运奴船的信息都能保存下来真是太难得了。

  “你们看这口钟大约能值多少钱!”贝海想了一下之后就给钟来了一个完整的图片,然后在网上问出了自己最为关心的问题,说完自己又加了一句:“这口钟是银制的并不是一般铜制的!”。

  洋鬼子保存历史资料再多跟贝海也没啥大关系,现在贝海最关心的还是自己捞上来的这口钟能值多少钱的问题,怎么说1713年的东西又是有名道姓的加上还是银制的怎么说也该值点儿钱吧。不能用两三万美金就这么把自己打发了。

  “你的东西真不好说是属于哪里的,有可能是船长室也有可能是船东所有的,这个东西老实说本不是大值钱,不过如果遇到了个专门收藏这个的爱好者的话估计能卖到两万美元左右的高价,再多的话就不值了”。

  另一个人接着说:“算是古董但是没什么太高的研究价值,就是一艘普通的运奴船,如果说是它的船东到是很有名气,安东尼•培根其它的就没什么了”。

  两万美元还是高价!贝海听了不由的失望到如同一盆凉水从头浇到了尾,直接没有兴趣往下问了,关掉了网页之后顺就就把银钟扔到了空间里,自己则是坐到了椅子上把船又开回到了原来靠之一号渔具的位置,然后准备引导着土狗继续去给驯鹿号的皮尔斯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贝海这边引着土狗游了一半多的距离之后,船桥内的一阵呼救信号立刻把贝海的注意力从土狗的身上拉了回来。

  “箭号!请问有什么事情”贝海顿了一下就拿起了通话器。

  “我是驯鹿号的皮尔斯,我的船只翻沉了请求援助!”。

  听到了贝海的声音,那头的皮尔斯立刻大声的对着贝海这边吼了两声,而且之后的声音越来越不清楚,很快通话器里的兹兹电流声就盖过了皮尔斯的声音,电流声没几秒钟就变成了没有信号的那种杂音。

  “沉了?”贝海手中拿着通话器有点儿茫然的挠了下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哥们这还没有到呢,怎么就沉了呢!老天刚送了我一口钟,然后就把自己痛恨的小船弄沉了?”。

  想了差不多快半分钟,贝海这边就直接发动了引擎向着驯鹿号的方向急驶而去,现在箭号离着驯鹿号也没有多远也就是十五分钟不到的路程,因救人而开了全速的箭号很快就到了地方。

  等着贝海驾着箭号到了驯鹿号的海域的时候,驯鹿号的船己经没有了,海上上只剩下四个穿着救生衣,然后手中还有求救用的明亮浮标灯的倒霉蛋儿。好在现在风平浪静的并且海面上的温度也不算是太低,而且离着箭号还挺近的,要不然这四人的下场那会是很悲惨。

  “愣着干什么啊,快点儿把他们拉上来”贝海在船桥上看着自家船员说道。

  因为要救人马特几人自然被贝海叫了起来,不过听说沉的是驯鹿号而且现在这些让人讨厌的货色一个不少都好好的蹲在水里等着救,大家表现的都有点儿懒洋洋的。跑到自家船边抢鱼谁然喜欢这样的人,这时候不让他们受点儿苦那还待何时!

  “你们准备救人,我去船桥看看!”马特打了一个哈欠对着齐一铭还有剩下的多米尼克和劳伦说了一句之后就抬脚向着贝海这边走了过来。

  齐一铭三个则是懒洋洋的应了一声之后,开始准备抛救生圈给浮在海面上的这帮子倒霉货。

  贝海这边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船员救人当然了主要是看这驯鹿号这帮子倒霉蛋儿,找点儿乐子。

  “怎么好好的就沉了船?”马特到了船桥里望着自家的船长问了一句。

  “谁知道!”贝海毫不介意的说了一句,然后一转头看到马特带着点儿怀疑的看向了自己就反问道:“你不会是以为我干的吧!我可跟你说了一点儿没我的事情,你是不是睡傻了啊你!”。

  马特听了眨巴了一下眼睛之后正重的对着贝海道了个歉:“是我想岔了!”。

  老实说马特这边没怎么醒眉,晕晕乎乎的起来听说驯鹿号沉了立刻想起来咋天和自家船长说的话,当然是立刻就联想到是自家船长干的。脑子正晕着呢也没有多想,直接就来问一下。因为在老头看来有矛盾归有矛质打一架骂一骂也就是正常的,弄翻人家的船就有点儿太过了。

  至于想明白之后立马致歉那就再正常不过了,自家的船还在几海里在外呢,能这么远的距离指挥东西去弄沉驯鹿号,马特的想像力还没这么强悍。在老头看来把自己船长觉悟想和人品的这么恶劣有点儿惭愧。老头哪里知道贝海的脑子里动过无数次这个念头,要不是今年己经遇到一翻船的了,估计就要这么干了!

  “去把他们拉上来!”贝海没有兴趣和马特多说什么,继续欣赏着这帮子倒霉蛋儿才是正理儿。

  听了船长的话马特离开了船桥到了甲板上帮忙,驯鹿号上四个人被陆续的拉上了船之后,贝海这边就施施然的走下了船桥,现在贝海看样子像是去慰问一下的,其实就是去埋刺的。救人归救人但是让贝海喜欢这些人那就有点儿过了。

  别说是贝海了,箭号的水手们也是这么干的,拉上了这四人直接扔到了甲板上让他们喘着气,一点儿也没提让这些人先喝口热咖啡什么的,就这么围着嘴上问着:“怎么样,冷不冷”可是实际动作一点儿也无,连着马特带上齐一铭三个都是光打雷不下雨的白客套型的问候。

  四人怎么说也在水里泡了十多分钟了,现在一个个的都有点儿哆嗦,虽说这两天不像前两天这么大风大浪的,海水的温度也有点儿上升不过毕竟己经是十一月份了,水温也不可能太高,再加上这一被拉到了船甲板上吹着夜里的小微风就更觉得凉了。

  贝海走到了皮尔斯的旁边,也没有提热咖啡的事情,而是假装关心的问道:“船怎么就沉了呢?”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