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老道的本事-逍遥渔夫 365bet投注网站_365bet充值_365bet备用网址一

逍遥渔夫

第320章 老道的本事

醛石2017-12-2 22:26:36Ctrl+D 收藏本站



  贝海才不想理会自己手上的马槊对于老道来说重不重要呢,也别管以前是谁的现在这东西就是哥们的了,想要只要你能砸的出让自己松口的价来那一切都好说,要不哪儿凉快就哪儿给自己呆着去!

  更何况现在贝海看来车上这一老一中俩老道就是个骗子,一准儿是看上的自己在马槊又不想多出钱的那种。

  贝海这边脑子突然一转就想起了小弟卡森把马槊重新拍回来时候告诉自己的事情,说是有人特别想买下不过奈何囊中羞涩,难不成就是这帮子人?

  “对于先生来说那不过是一柄马槊,但是对于我们天元宗来说却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所以贫道斗胆就请先生割爱”说着老道转过了头来对着贝海行了一个礼,老头用左手食指弯曲过左掌放到下巴处。

  一听到天元宗贝海不由的愣了一下,再怎么想贝海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到天元宗的人,而且还是一大一小两个老道并且人家一上来就直奔主题,点出了这柄马槊是天元宗的东西。

  “很抱歉,这东西以前或许是你们天元宗的又或不是,我都没什么兴趣关心,我只知道这东西现在在我的手中就是我的,其他的东西我一概不关心!”贝海直接张口说道。

  想了一下实在/是忍不住内心的好奇,贝海对着前面的老道问道:“天元宗不是早就被红小兵们毁了么?”。一看这老道的年纪贝海相信这位一准儿经历过当年的天元观被毁的事件。

  老道一听叹了一口气说道:“当时我也想以命卫观,可惜的是师祖他老人家让我师兄弟六人连夜出逃,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共存。然后我们师兄弟六人就逃进了深山,然后按着师祖的遗命到别家观内落脚。这一晃就是三十多年,等着政治风气开放的时候,我们再回到天元观时……”。

  说到了这里老道有点儿哽咽了顿了几下也没有说出口直接叨唠着:“百年道观没有毁于满清,没有毁于战火,却毁于……哎!”。

  那个年代对人心造成的破坏是无可估量的,对于文物的破坏也更是令人发指的,万历皇帝的尸体被拖出来批斗并且焚尸,甚至是连孔庙的孔坟都被挖掉了,那一场浩劫甚至被有些人称之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汉文化三大灾难之一。第一始皇的焚书坑儒,第二满清入关,第三就是那场浩劫,而这第三也是最大最撤底更疯狂的一次,当时的人几乎己经没有道德没有底线甚至是没有人性的。

  不过这些贝海认为跟自己没多大关系,老道就算是天元宗的人自己也不可能把马槊让出去,要是这一次让出去了那下次自家的剑怎么办?万一有人知道这珠子,自己是不是也要把这东西让出去?

  现在这东西在自己的手中那就是自己的,以前是天元宗的不假。但是现在它就姓贝了,你想怎么着吧!

  别说贝海无赖,往前几百年耶路撒冷还是十字军的呢,美国领土还是印第安人的呢。总之宝物是有德者居之,很显然自己就是那位‘有德者’。

  “先生,这柄马槊寄托着我们天元宗上下三十几口的希望。请先生一定将它交还到我等的手中,以便让我们可以重建天元观”这时旁边的黑发老道也对着贝海行了一个礼。

  “不是出逃了六个么。怎么一下子就三十几口了?”贝海脑子也不知道怎么滴突然的跳出了这个问题。

  白发的老道说道:“我们是道士又不是和尚,而且我们天元宗也不禁婚。我们六位师兄弟都有结婚生子”。

  噢!原来是个酒肉道士,贝海一听这话心里就明白了,不就是三清在上,我自搂着姑娘念小经嘛,大家都是明白人,一点就通透!

  但是通透归通透想让自己把马槊交出来,贝海还是没有松口。这东西对这老道来说有意义对于自己来说就没有意义了?怎么说这东西还救了唐浩半条小命也是卡森买回来送给自己的。

  “噢!”贝海说了一句噢之后对着杜合说道:“送我到酒店之后,你就直接回去吧下午的时候我还要和手下的人商量一下”。

  这话的意思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句你直接回去,明摆的就是自己这想和这俩老道打交道了。

  人家俩老道直当着没听到也不在马槊的事情上多纠结,而是开始和贝海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聊了一会儿这老道的见识就让贝海有点儿折服起来,当然了作为一个没出过多少地方的小子来讲,别提年龄悦历了就说这走过的路游过的山都比这俩老道中最年轻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聊着聊着就到了酒店的门口,虽说聊的的错不过并没有改变贝海的决定,对着大家道了声别之后贝海直接跳下了车子,啪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杜合看着贝海的身影消失在了酒店的大门里,转头对着鹤发白须的老道说道:“安道长,你以前可从来没有和我们提过您这是惦记着我朋友的那杆子马槊啊”。

  安道长一看杜合的脸上明显的带着不快,很干脆的说道:“这一点是我们叔侄不对,不过我们这边也是不得以为之,事关我们天元宗的未来不得不这么做”。

  “我劝你们还是算了吧,我朋友这人有的时候挺难说话的”杜合说完重新开动了车子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对俩老头继续说道:“道长,你这事情干的可真是有点儿不地道,感情您这边和我们相交就是为了这事儿啊”。

  “是我们不对!不过要是全为了这事儿也不是”安老道说道。

  “行了,我知道了,不知俩位道长要去哪里?”杜合直接打断了安老道的话语气这么一转直接问道。

  杜合又不傻,安老道这边一张口问贝海马槊的问题然后到现在这么长的时间,怎么说杜合也该琢磨出一点儿门道来了,就算是猜也猜的出来这俩位老道接近自己和许辉俩上怕就是打的贝海马槊的主意。想到了这里杜合直接就准备绝了大家的交情。

  “前面放我们下来吧”安老道听了这话叹了一口气说道。

  闻言杜合立刻靠边停车把俩老道放下来之后就扬长而去。

  “师叔,您有点儿太着急了”黑发的老道望着杜合的车子消失在了眼前不由的轻声说道。

  刚见到人还没有怎么加深关系呢自己的这位师叔立刻就提到了马槊了事情,现在不光是马槊没捞到连以前的工作都前功尽弃了,就算是要重修天元观那主要是钱,没有这些有钱人的钱袋子帮忙,自己这徒子徒孙一共三十几个四十口人不到,个个只能温饱拿什么来重建天元宗。

  这黑发老道别看是个老道不过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专业学的古建也精于古建筑师长们送他进大学为了就是重修天元观,就凭着师长们的描述黑发老道也知道,天元观要是想复元性的重建没有两到三亿人民币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这还是往少了算的,要是用料再好上一点儿直接能奔着五到六亿去。

  “唉!我们师兄弟六人从八十年代就开始寻找这些东西,三十年下来了本来以为今生再也无望,天元观重建也是困难重重,谁知道突然今年就看到了故物如何还能忍的下来!”一边说着安老道的一双老眼中居然泛起的眼泪。

  黑长道长一看不由的伸手扶了下自己的师叔:“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还是请师兄拿主意吧,就说我们要找的人己经归来了”安老道说道。

  “好的,咱们还是回挂单的长一观?”黑发老道说道。

  “嗯!”安老道点了点头。

  一边说着俩位老道一边向着不远的公交车站走去。

  杜合这边一放下了老道就开始给贝海打电话,向自己的朋友解释这件事情:“哥们,我真的不知道这些老牛鼻子是冲着你在马槊来的,要是知道的话我们一准儿不理这些货。以前我们就知道这是俩老道而且在养生还有哪个啥方面对点儿过人的见解……”。

  “靠!”贝海本来听着杜合的解释直接就想说没事儿,这东西要是有心瞒着杜合这些人哪里能知道,人心隔肚皮的。

  不过一听到那啥方面不由的就有点儿起了点儿心思,当然贝海现在对自己和黎未未的床弟生活还是挺满意的,不过好奇心作崇嘛。男人一沾上这东西无论是达官贵人平民百姓或者是帝王将相没有几个不好奇的。贝海自然也不能免俗!

  “这些老道还会这个?”贝海有点儿不确定的问道。

  “一开始是许辉说了挺有用的,然后我和唐浩试了一下也觉得不错,挺养精神的。以前听说过龙虎山的道士擅长这个,没想到这天元宗也会这个东西!他们开了一些像是油一样的东西,绿绿的等有时间给你看看,不过这东西可不便宜……”杜合那头一听贝海关心这个不由的哈哈乐了两声然后说道。

  “这样啊”听这话贝海不由的摸了摸下巴,心里想着是不是拿马槊把这个药方换回来,要是真的光是这药方估计就能值了老鼻子钱了。

  不过贝海想了想又觉得有点儿无趣了,因为就算是拿到了方子又能怎么样?再换点儿钱,那还不如多卖点儿鱼实在呢。想到了这里贝海就把这念头抛出了脑海,回到了酒店的房间蒙头开始睡起了小觉。(未完待续……)I1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