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一个项目-逍遥渔夫 365bet投注网站_365bet充值_365bet备用网址一

逍遥渔夫

第489章 一个项目

醛石2017-12-2 22:32:19Ctrl+D 收藏本站



  贝海两人等了差不多快二十分钟,禹欢这一拨子人的飞机才落到了机场上。至于接机的过程也就不用说了,在贝海的眼中就差不多中学运动会夹着县教育局局长到学校检查的架式。

  献花啊之类的搞的那是要多土有多土,一帮子人摆弄了快十分钟这才依次的进了机场的大厅,然后就是接受海关之类的检查。海关这东西贝海直没本事把它给弄没了虽说贝海这里是私人机场,但是斐济怎么说也是个主权国家,开国际航班自然要有这个玩意儿逃不掉的。

  “你们这是弄的啥玩意儿,整的跟运动会似的”张子恒这小子这次是做为家属被禹欢‘带’来的。活动一完这小子就和贝海一样成了苦力,大包小包的肩扛手提跟搬家似的,贝海的形象一下子从西裤短袖的公务装变成了扛包的码头工。

  贝海顺了顺手上提着的包侧着小脑小声的说道:“这么土的活儿根本就不是我能干出来的,段明加上那个布鲁托搞的”。

  “我说呢,你看禹欢学校校长那脸憋的都快跟便秘似的,一帮子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样子”张子恒小声的说道。

  贝海把肩上感觉要掉下来的包带子提了提:“要不你们俩就到我家里去住吧,这边的设施没法和我那边比的”。

  “我到是想去,不过这事儿一准儿不行,现在这边可都是领导。咱家禹欢要是没有太大进步的想法那自然住哪里都成,现在就老实的在这渡假村呆着吧”张子恒讲道。

  贝海听了张口就问道:“禹欢这样傻大姐还准备做校长不成!”。

  “很可能啊,就是有点儿傻这才什么都敢想么”张子恒瞄了一眼前面女友进一步压低了声音说道。

  贝海想了下刚想张口说一句,就听到前面走着的禹欢回头冲着自己和张子恒说道:“你们俩滴滴咕咕的说什么呢,快点儿走坐了这么久的飞机累死了”。

  张子恒一听立刻笑着说道:“来了,来了!”。顿时加快了步伐越过了贝海追了上去。

  没出息!贝海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之后也立刻加快了脚步跟上了去。

  “你们不跟着他们的大船一起走?”贝海看着禹欢上了自家的快艇不由的张口问道。

  禹欢摆了下手:“我先过去,他们等会儿由那个布鲁托陪着来,一帮子过海关还有的过呢。我说你看人家这位布鲁托多好,一来还带陪同的那像你那边的那个叫啥的,多头到尾人都没有见到一面!”。

  贝海把手中的包往自己的船甲板上一放说道:“一听你这话我顿时就满足了。刚才的那场运动会表演的阴影一下子全都散了!这边做的是大众生意,最多也就能算个中产队级客户群,我那边能这么算?来这边的人要是新夺热闹,去我那边的人要是的安静的私人空间。消费层次隔着三十多万美元呢,所以布鲁托这边动不动就露个脸刷个存在感,那边自然是不用的。那边就算是做服务都讲究的跟鬼似的,只有当有需要的时候服务员才能出现,干玩了立刻像鬼一样无声消失。要的就是这样的调调。两边不能比!”。

  禹欢一点儿也不介意贝海的取笑,直接无视了贝海的话直接坐到了船头一顺手就把鞋子给脱了下来,然后伸手扇着自己的两只脚说道:“哎哟喂,真是爽死了!”。

  贝海撇了下嘴直接转头又回到了码头上开始解缆绳,解好了缆绳之后再重新跳回到船上开船。

  “上次你说的掀船的就是这些鲸鱼?”

  很快禹欢就看到了一拨十来条有大有小凑在一起的大鲸鱼,粗粗的水柱似乎像是天女散花一般散落在平静的水面上。

  “嗯!”黎未未点了点头敲了一下窗户对着贝海指了一下水中的鲸鱼:“这叫什么鲸来着?”。

  “座头鲸!”贝海看了一眼就说道。

  “座头鲸!”黎未未立刻对着禹欢说道:“这种鲸唱歌的声音很好听的”说完竖起了脑袋听了一会儿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不由的有点儿尴尬的对着禹欢说道:“现在没有唱,反正你要呆一周,他们唱歌的时候还是满多的,能发出好几个音节呢。一群唱的时候跟听交响乐似的,可棒了”。

  贝海这边开着船又过了大约十分钟就看到一些游人正坐在游船上和鲸鱼在嬉戏,这些鲸鱼都很小一看就知道是幼鲸,而在不远还有形体巨大的成年鲸鱼在旁边看护着。

  “这又是什么鲸?”禹欢看着一帮子人伸手摸着小鲸鱼,而小鲸鱼也似乎很享受这一点儿立刻就想起来以前摸虎鲸的情形非常开心的问道。

  “这是灰鲸”这种鲸鱼黎未未认识,不光是认识还亲自摸过。

  船头两个女人一边看着鲸鱼一边聊着,贝海这边则是边开着船边听着她们聊天,张子恒这小子现在己经坐在船上的椅子开始打盹了,就算是贝海想聊天也不会选择他。

  “这些人怎么不下去和鲸鱼们玩,就像是去年我们和虎鲸玩一样”禹欢这个问题问的不是黎未未而是贝海了。因为禹欢知道问了黎未未也白搭。

  贝海听了笑着说道:“我劝你和它们玩的时候也老实的和别人一样呆在船上,这样安全一点儿”。

  “为什么?”禹欢问道。

  贝海说道:“因为我没有和它们一起游过。老实说灰鲸的脾气很好,而且也很喜欢和人类玩耍,成年的灰鲸也乐意于看到自己了孩子和人类打成一片。不过让游客下去和它们游泳那就算了”。

  禹欢听了说道:“还有这事儿,怎么听起来像是人一样!”。

  “那可是,以前上个世纪大家都捕鲸的时候,墨西哥周围的灰鲸就是首当其冲,这些以前对人很好的灰鲸就开始攻击人类,然后等着后来保护鲸鱼禁捕开始没过多久的时候这些鲸鱼似乎也就渐渐的和人类又‘重归于好’了。成年灰鲸又放纵自己的孩子和人类玩耍了!……”贝海这边立刻卖起了自己书上看来的故事。

  “那这次你们这边鲸群掀船也不算是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啊,你看网上炒的那叫一个热啊,尤其是国内好家伙,小日本该这类的话直接跟了一两万条”禹欢说道。

  贝海听了撇了一下嘴:“一帮子也就是在网上闹腾闹腾。光叫好也不来这边旅游,也没有见到来这里渡假的人有多大的增长!”。

  禹欢伸手指着贝海对着黎未未打趣的说道:“你们家这位现在怎么这样啊,这边来人不断生意这么好,还想着人家旅游也排队不成?搞的跟谁在国内队没有排够似的”。

  黎未未听了哈哈笑着。

  三人这么有一句没有一句的侃着。不知不觉得就快到了渡假村。

  贝海这边正准备调整船头直接进码头呢,就听到禹欢说道:“看,那边有船被鲸鱼顶翻了!”。

  贝海顺着往那边望了一眼之后就失去了兴趣。

  禹欢立刻说道:“你们怎么不救人啊”。

  黎未未说道:“你看附近有着急的人没有?”说完伸手指了一下附近。

  禹欢望了一眼发现真的是这样,离着翻掉的船最近的还有两艘橡皮船,船上的人并没有救人反而是指着水中的人哈哈大笑说着什么。

  “这素质也太差了一点儿吧”禹欢脱口说道。

  黎未未解释道:“那帮人因为打着日本的旗子!”说完伸手指了一下翻了的橡皮船说道:“估计上次掀船的时候这些鲸鱼有了印像。反正在一片海域只要挂着日本旗,这些鲸鱼一准儿就要顶翻了才算!”。

  黎未未可不知道这个顶旗子也有自家老公的功劳,要是真的要顶翻当时所有的船那些澳大利亚新西兰的那里能跑的掉。

  贝海让油条四个认,或许这些鲸鱼本来就聪明一教就会现在只要是看到船上挂着日本的旗子就一准儿非要顶翻了才舒服,当然了有的时候这些鲸鱼也会误顶,比如说你要是穿个像日本国旗这个闪儿那恭喜你一准儿享受同样的待遇。

  “那这些人怎么还傻傻的这么干?”禹欢不解的问道。

  黎未未笑着:“那些顶翻了不冤枉,是一帮子日本搞科研的,顶了来来了顶都过腾快一个月了”。

  贝海这时接口开玩笑的说道:“估计是他们想以实际行动来改变这里鲸鱼对日本人的看法吧!这帮子人己经这么这么久了,估计还要耗下去俱体到什么时候不知道了,不过到现在为止只要是挂着他们的小膏药旗的。还从来没有从这个小海湾走出去过”。

  “这么搞笑,这些鲸鱼太牛了一点儿!”禹欢的兴趣顿时又升高了一层站了起来伸着脑袋望向了那边侧着身体想把浮在水面上的橡皮船拍入水中的座头鲸:“你看它们的样子!这是玩还是怎么着?”。

  “不把这小破船拍水里这些鲸鱼是不会停的!”贝海说完对着禹欢道:“行了你也别这么兴奋了,要想看的话明天或后天带着人一起来看个完整版的,这帮子日本搞研究的木头脑袋几乎每两天都要这么来一趟,每次国内来的客人都把这个当成一景儿,到时候想拍照还是拍dv都随你!咱们先安顿下来再说”。

  或许就像是贝海说的那样,这帮子日本搞科研的海洋学者们很想把一个‘正面以及积极’的日本形像传达给这些鲸鱼,想让这些鲸鱼明白在日本不光有捕食它们的坏人也有想保护它们的好人。

  可惜的是鲸鱼并不能领会这一些,他们的智商只能够搞一刀切的。况且附近的鲸鱼从油条、捣蛋鬼等到的信息就只有一条同时也时贝海想要传达给在这一片儿混的鲸鱼群的:挂着这个旗子的都不是啥好东西,看到能干沉就干沉不能干沉纠集了全家老小也要继续干沉!

  想到了这个贝海不由的又想起来。等着回去的时候再和油条这些通个气,一准儿不能让这帮子老鬼子对这些鲸鱼洗脑成功,不说别的这一个景儿要是丢了也可惜啊。

  一来这里就看到小鬼子不受待见可不光只吸引国人,你没看现在沙滩上还有一帮子老外扯着个嘴边看边拍着么!对于日本渔夫的行为老外中的环保主义者也恨的牙痒痒呢。

  想到这里贝海又想起来油条这货现在不光是改了闪儿而且还变得这么巨大。油条是这样贝海就想着不知道是不是土狗这些货变得更大了。(未完待续。)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